梅博士 经验谈 —— 第六期 与关节专科医生的一次“论剑”

第五期中提到了目前正在为新西兰大连足球队做队医,而第四期中提到了体格检查在诊断伤科病中的重要性,这一期就来戏说一次与新西兰关节专科医生的一次“论剑”。

 

本故事发生在番邦女王生日前夕,大连蹴鞠队正与一帮来历不明黑衣侍卫缠斗。虽说大连蹴鞠队的各个成员均都师出名门且身手非凡,抬手投足间隐隐透出阳刚正气,但是黑衣侍卫也明显准备充分,所持兵器锻造精良,所用招式巧妙精准。两拨人马正斗的如火如荼之际,黑衣侍卫中一人,突然使出了一招江湖禁术“撩阴脚”直奔木姓大汉踢去,说时迟那时快,木姓大汉此时想躲已然不急,匆忙之中只得抽回左腿护于体前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全部力量全都击打到了木姓大汉腿弯最薄弱之处,虽说有护腿板保护,无奈角度过于刁钻,只踢得近200斤的大汉当场飞起,随即就倒地不起。蹴鞠队其他成员一看情况有变,个个怒火中烧,在锐姓领队的带领下开始展开阵法打算以少敌多,黑衣侍卫也是江湖老手,一看已经撂倒对方一人,人数虽然占优,但气势已经处于下风,纷纷选择了避其锋芒,扔下兵器以轻功逃遁而走。

众人围拢在木姓大汉身旁,发现其受伤之处虽并无淤血也无外伤,但是木姓大汉却已然无法正常行走,恐为内伤所至。无奈蹴鞠队中人才济济,但并无略通医术之人。锐姓领队建议不妨送到隐居在绿湾雅阁的梅郎中处医治,传闻此人仅凭三寸金针便活人无数。但队中也有人建议应送至北帝皇城的番邦洋太医处诊治,因此人名气颇大,手中寸许长小刀锋利无比,医术鬼神莫测。木姓大汉虽并未见过梅郎中,但似乎对这个名字也略有耳闻,便来到绿湾雅阁寻医问药。

木姓大汉来到绿湾雅阁说明来意后,梅郎中仔细查看患肢后发现确为内伤所至,但伤处却非骨非筋,而是关节连接中间、形如弯月的外侧半月板被暴力震破,而其他部位均都没被波及。虽然仅凭双手梅郎中便以断定具体受伤部位是在外侧半月板体部,但是仍建议木姓大汉去太医署专有的核磁共振机处加以印证。

图片1

谁知番邦洋太医得知此事后颇为不屑,同样看过木姓大汉后,告其半月板并无损伤,目前无法行走乃是旧疾复发引起。旧疾乃是木姓大汉最为担心之处,本是数年前更加严重的外伤所至,虽已用华佗之术加以连接,但仍时有恐惧复发,这次被提及更是焦虑万分。

时隔几日,终于等到了太医署开放之日,木姓大汉早早赶到核磁共振机处,经过漫长的等待,终于得到了影像学报告,其上书写,旧伤部位完整,外侧半月板体部与前角连接部位存在斜线型裂纹,但属表浅损伤。

至此,木姓大汉长出一口气,已提多日的心也终于可以放松下来。同时梅郎中与番邦洋太医的医术高低也已清晰明了。

 

往期回顾:

梅博士 经验谈 —— 第一期 中医的力挽狂澜

梅博士 经验谈 —— 第二期 病有久新,方有大小

梅博士 经验谈 —— 第三期 手摸心会,四两拨千

梅博士 经验谈 —— 第四期 体格检查的必要性

梅博士 经验谈 —— 第五期 足球相关的一二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