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博士 经验谈 —— 第三期 手摸心会,四两拨千

文接2016最后一篇所述,本期回归骨科诊治经验。

本文的主角是个老患者,由于工作原因经常会扭伤腰部,每次都会被寥寥几针所治愈,因此是个忠实的针灸洋粉丝,每次有了大病小病都不忘看看中医的见解,连他夫人都笑谈我是他最信任的人。

话说前年的事情了,患者有次走路时不慎扭到了脚踝,疼痛的不能行走,担心骨折直接照了X光片,并没有任何错位或者骨折,于是就回家休息养伤。但是休息了2天依旧没法受力,足部接触地面变会剧烈疼痛,直接被转诊到了专科医生那里,同时在我诊所就诊医治,由于踝部比较肿胀,痛点也属于常见踝关节扭伤部位,便按照距腓前韧带拉伤治疗。

在此后1周的时间里,患者诉疼痛仅仅在治疗后1-2天有所缓解,然后就会又变成无法行走的状态,并且有天晚上因此一宿没睡,并且已经预约了新西兰最好的足外科专科医生,并且3天后会做MRI看踝关节内部是否会有韧带撕裂。经过2次治疗,仍然未见任何明显改善,我也开始重新开始评估患者情况,考虑3天后就会有MRI结果,便让患者5天后带着MRI的原始片再次就诊。

5天后患者来时心中明显不忿,见面就和我说他刚刚看过了专科医生,专科医生看了看MRI片子然后和他说,从MRI片子上看一切正常,但是为什么这么痛,专科医生自己也不清楚,建议他继续服用止痛药,这是他全部能做的事情。本着“有片子一定要看原始片子,绝不看报告的中国骨科大夫优良传统”,仔细看了下MRI,的的确确没发现任何的问题。让患者躺在床上,再次仔细检查患者的疼痛部位,在反复寻找痛点以后发现,如果轻触患者,疼痛并不明显,重触至关节面时疼痛明显加重,但是MRI中并没有明显的软骨损伤,于是继续向旁边触诊,发现有一条十分细小的条索从关节内向外延伸。因此强烈怀疑是细小滑膜嵌顿到关节间隙,让患者躺好,先予以针灸放松周围肌肉,然后用以骨科手法拔伸复位踝关节,并未有关节弹响音出现,但触诊条索部位,已经无法找到了。于是让患者起身行走,患者惊喜的发现困扰了近2周的疼痛已经“神奇”的消失了。

回顾整个病历,总结以下经验:

  • 诊治患者时不能仅仅凭借片子或其他影像学资料便宣判患者的诊断,因为所有的影像学资料都要结合患者的症状综合判断,才能给出明确的结论。
  • 物理嵌顿时,软组织很难自行恢复,往往需要外力的复位才能解除。
  • 伤科疑难病症时,需要反复检查,不遗留蛛丝马迹,发现和生理解剖不一致的问题更要心细体会,在心中勾画患者可能出现问题的解剖结构,根据问题予以根治。

《医宗金鉴·正骨心法要旨》中的正骨八法,第一条就是手摸心会,重点就是需要亲手来为患者检查,接触了伤痛部位才能更好的进行判断,这一点是任何辅助检查都无法替代的。有患者也经常问我,您一检查就都知道了啊?这点其实也不难做到,熟悉正常人体结构,然后寻找不同的地方就不难发现了,毕竟想当年都是解剖台上打打杀杀练就出的功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