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博士 经验谈 —— 第一期 中医的力挽狂澜

写在正文之前

从2012年到现在,转眼间来新西兰已经四年了,在这四年的异国行医过程中,过不了些许时日便会有些病例让我感受中医的伟大与精深,最近打算沉积一下,和各位同行及朋友分享下一些心得体会。

第一篇 中医的力挽狂澜

这个病例其实是最近的一个病例,因此记忆非常深刻。患者的原发疾病是中风后遗症,因行动不便,我便一直出诊治疗,从奥克兰医院一直到一家私人医院。此患者多数时间处于卧床状态,因此从一开始就和其家人及护理人员叮嘱,要经常坐起和活动预防此类病患最常发生的坠积性肺炎。

本来一切正常,但往往事与愿违,几周前突发严重肺炎,进展十分迅速,患者咳嗽剧烈,但痰不易排出,医院遂给予了抗生素及退烧药治疗,但患者因药物原因连续出现了2次过敏性休克,病情也因此急转直下,3天时间便进入持续昏迷状态,医生也放弃继续治疗,劝说家属和亲友赶紧访问,与患者告别。患者被告知后第一时间联系了我,希望能依靠中医中药来做最后努力,于是我便从当天的集体遛狗活动中溜了出来,驱车去了那家私立医院。

到了医院,已经是哭声一片,稍微安慰下患者,平复下自身的呼吸心跳(一路小跑)。开始给患者诊脉,患者无意识、无反应,双目紧闭,喉中痰鸣剧烈,偶有咳嗽,但气力不足,无意识,双脉均十分微弱,右手脉沉取不到,左手脉仅心脉沉取略有应指,牙关紧闭,无法查舌。医院已停止了一切药物和抢救措施,病情极为危重。

根据舌脉及症状,应属痰热内闭之症候,应用开窍三宝之一的至宝丹为宜,但新西兰并无此药出售,问家属有此三药与否,幸好其女从广州来时带了4粒安宫牛黄丸,虽不是完全对症,但仍取其化痰开窍之功。嘱患者将其研磨化于水中,沿胃管导入。每日一丸,均依此法给药。

随后每日询问患者家属情况。第二日晚间,患者来电,欣喜告知患者已经苏醒,并意识清晰,是否明日再继续给安宫牛黄丸。但我担心牛黄丸药力过猛,且患者已经苏醒,建议改用另一中成药平稳化痰止咳,连续给药一周,同时于第三日晚给予针灸治疗。

随后患者病情逐渐好转,痰鸣逐渐减轻,脉象也逐渐有力

这一病例感触颇多,在西医已经放弃医治的时候(暂不探讨此做法是否合理),仅凭中医便力挽狂澜,挽救患者于生死之间;其二,开窍三宝,名副其实,确有“三宝”名号;其三,诊断辩证十分重要,给药犹如射箭,辩证诊断便是瞄准,即使好药也许瞄准准确;其四,内经有云“病有久新,方有大小,有毒無毒,故宜常制矣。大毒治病,十去其六;常毒治病,十去其七;小毒治病,十去其八;無毒治病,十去其九,穀肉果菜,食養盡之,無使過之,傷其正也。不盡,行復如法”。随病情变化,及时改变方药治法十分重要,对于这一感触,还有一则病例,下次详解。